云南城投担保藏雷 流年不利又爆财务隐患

头条 2020-02-06 15:49:44

 

文/羽杉
内容来源/Future财经

近日,云南城投发布了为西安海荣青东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海荣房开”)和陕西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秦迎实业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秦汉新城”)提供担保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海荣房开和秦汉新城近年来均为亏损状态。

据《红周刊》报道,截至2019年9月30日在云南城投拟发生担保业务的85家下属公司中,有20家公司的净资产为负,65家公司目前仍未亏损状态,且有19家公司净资产、净利润均为负值。

此外,《红周刊》还提出,由于云南城投近年来存在较多股权收并购及转让事宜,其财务勾稽关系的偏离情况与同行业其他上市房企也更为明显。云南城投2017年至2019年6月的营收偏差率分别为32%、9%、12%,上述三个报告期的平均偏差率为17%,高于行业平均偏差率13%。

综合测算,其2017年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偏差值扩大到了44.64亿元。

从负债式扩张到割肉求生,云南城投可谓流年不利。

若谈到云南城投的高光时刻则要追溯到2012年,昆明滇池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奠基开工仪式,云南省重要官员悉数登场,而这会展中心正是云南城投的项目。

2013年云南城投开始向城市住宅综合体转型,2015年又加码健康休闲地产,再度向康养文旅产业进发。但云南城投并非握有优质资产作为支撑,而是靠着负债上演着一场又一场“蛇吞象”的大戏。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成都环球世纪、海南国际会展中心综合性地产项目、8家银泰系公司的收购案。在此影响下,截至2019年9月云南城投的总资产已达到了887.4亿,负债810.1亿,资产负债率高达91.29%。

值得一提的是,滇池会展中心作为云南省的“形象工程”,收益却不佳。云南城投公告称,一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展馆配套商业还处于培育初期,相应收入较少。

当然,若仅是负债式扩张出售资产也不难熬过寒冬,云南城投的丑闻皆随着许雷的落马而曝光,其处置资产的进程也雪上加霜。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云南城投“四风”问题屡禁不止的背后》一文中表示,自2005年组建以来,城投集团连续8年没有信访举报,多年来没有一起自办案件。其实并不是没有问题,很多问题都因许雷的一句“算了吧”,而不了了之。

继原董事长许雷被捕后,1月13日,根据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消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云南城投集团原总裁刘猛作出逮捕决定。

在经历董事长落马、债务缠身,甚至出售资产已不足以拯救时,云南城投只得引入保利集团。

2019年7月,云南省政府与保利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将参与云南城投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对于保利来说,云南城投无异于一块肥美的盘中肉。据《云南城投置业关于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称,公司转型之际相继储备了总计约3600亩康养及旅游地产用地。此外,云南城投自身亦布局康养及旅游,无疑是保利进入云南的敲门砖。

但云南城投想要喂饱保利并不容易。2019年10月,卫飚空降云南城投任董事长一职。卫飚上任不久,云南城投便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4家下属公司部分股权及债权转让予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金地正是保利地产的全资子公司。

如果一切顺利,云南城投在保利集团的协助下无非先放血再输血,总归可以度过难关,但云南城投的隐患则远未结束。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